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亚夫旅游摄影博客

让我伴你走遍海角天涯

 
 
 

日志

 
 
关于我

喜欢摄影的人, 酷爱旅游的人, 经历丰富的人, 爱好广泛的人, 勇于探索的人, 思想独立的人。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西域纪行之五  

2007-09-20 12:53:20|  分类: 日记体游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西域纪行之五 - 高山长风 - 亚夫旅游摄影博客

      

                                                                  石河子   

                                                          1984年9月23日  晴

  刚8点,我就“早早”地起了床。按时差计算,这在家乡只等于6点半,对我这个夜猫子来说够早的了,何况昨天还睡得很晚。但太阳并未因我的晚起而推迟它在此地的升起,我昨天观察,它在这里6点过就起来了。这时,它已幻化成一缕极亮的光丝从窗户的缝隙里挤了进来,织进我白色被盖的经纬里。

  我推醒李君。一起洗漱完毕,准备从我们住的3楼迁居到办事方便一点的招待所去。顺着别人所指的方向,我一路好奇地探视着。石河子是一座新兴的农业城市,50年代初,这里还是一片不毛之地,王震领导的359旅发扬延安精神在这里开展生产大运动,种下了草,栽下了树。如今,这座城市已初具规模,新建的高楼大厦矗立在宽阔的道路两旁,街心的鲜花五颜六色竞相开放,街上车辆、行人来来往往,随时随地都能听到天南海北的各地口音。祖国各地的人们为开发大西北、建设新西南汇集在这里,贡献着自己的一份力量。

  石河子给人的另一鲜明的印象是所有宽阔整洁的道路两旁都栽着笔直的白杨,高达20多米,使6~7层楼房也显低矮的参天杨,给人一种高大、伟岸的感觉。它绝无旁枝逸出,树干笔直向上,像一柄绿光闪闪的剑,直刺云霄,矛盾先生称它为树中的伟丈夫绝不过分。当微风吹来时,它的小枝和椭圆形的片片树叶一起摆动,有的飞快地作“8”字形旋转,像上了发条,整排整排的白杨都发出“沙、沙、沙”的声响,像情人在低语,似小溪在流淌,此时你又感到了它的温柔。

  太阳已快到中天了,我们还在忙碌地打电话接洽,没来得及吃饭。值班室的一位祖籍山东的服务员问我时间,我看了看手表,(那时手表是奢侈品,戴的人很少,)“差1分12点,”我回答了她,随口说:“该吃饭了。”她妩媚地笑了笑,没丝毫嘲弄的意味答道:“两点才开饭。”顿时,我的脸胀得通红,窘得半天说不出话来,在她面前我感到手脚无措。不知这姑娘是有意给我台阶下还是真有事出去了,我才如释重负。想到自己天天在讲时差,而偏偏在用到时忘记了时差。事后,我打电话把此事告诉了李君,惹得两人在电话里哈哈大笑。这笑声飞出了窗外,带着对辽阔祖国的敬意,带着美好的回忆,在这宁静的大西北城市上空飘荡。

 已到下午1点了,我屈指一算,足足25个小时没吃饭了,而此时肚子并不饥饿。我惊奇之余,才想起那含糖量非常丰富的葡萄和哈密瓜在起作用,我和李君又禁不住哈哈大笑起来,多有意思的事啊!               

                                                 1984年9月24日  晴

  昨夜两点过我才上床,说起来也并不太晚。这里上午9点上班,13点下班,下午16点上班,20点下班,21点招待所才正式开晚饭。也就是说天黑了才吃晚饭,吃完饭休息一会儿,洗澡、吹牛、看书下来,就过午夜了。凌晨两点睡觉,只等于简阳午夜12点而已。这里的电影,一般要22点才开演。

 今天早上醒来已9点半,我们投入了紧张的工作,那里另有一番趣味,此不待言。          

                                                   1984年9月25日  晴

  今天又是9点才醒,我望了望李君,他还在香甜的梦乡,我不忍叫醒他。欲再睡,翻了个身,不想脸把枕头擦得“嚓、嚓”直响。我一摸,脸比昨天更粗糙了,虽去买了一盒润肤膏来擦,脸也觉得成天火辣辣的,绷得很紧。古人钻木取火,我想,用个石头在我脸上一擦,可能也会起火花吧?

  我不愿意多说话,嘴唇的干裂妨碍了我语言的表达,更可恼的是脚后跟也痛了起来,它严重地影响了我去市场买葡萄和哈密瓜。

  说起西瓜和哈密瓜,这儿遍地都是,西瓜每公斤5分钱,哈密瓜每公斤5~10分不等。上市场你要是把眼睛往瓜上一瞅,卖瓜人就要叫你尝尝他的瓜,你觉得满意再论价买。这儿待客不用开水沏茶,是用瓜,抱出一个西瓜或哈密瓜来叫你吃过够。有时肚子撑得受不了还得吃,不然主人不高兴。

  这儿气候干燥,早晚温差大、日照长,因而瓜很甜。随便拣一个西瓜切开来,瓜子还是白的,都甜得咂嘴。

  明天一早,我们又要往更西的克拉玛依这座大西北的有名石油城进发了。等待我的是“哆啰啰。哆啰啰,寒风冷死我……”的哀鸣呢?还是更新更奇的景象?或许两者都有吧?我无法预测。                   

                                                      1984年 9月26日  晴

  今天没去成克拉玛依,但买了明天9点的车票。下午去棉纺厂了解情况,回来时碰见了李君的熟友--华。华是个诙谐、机敏,对商业信息极了解的中年男子,一晚的谈话给我启发不少。午夜两点才上床,但我睡不着,只好翻开书看了起来,一页又一页,已近凌晨4点了,我毫无倦意,为了明早的旅行,我迫使自己入睡。1、2、3、4、5、……不知数到几十,我又想到了其它的事。我责怪睡前喝的茶,这种事时有发生,但喝时又健忘了,唉!

                

  评论这张
 
阅读(1730)| 评论(4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