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亚夫旅游摄影博客

让我伴你走遍海角天涯

 
 
 

日志

 
 
关于我

喜欢摄影的人, 酷爱旅游的人, 经历丰富的人, 爱好广泛的人, 勇于探索的人, 思想独立的人。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惊游记  

2009-03-19 20:19:24|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惊 游 记

   我喜欢旅游、摄影,有机会总想往外跑,所到地方不多,也不算少。旅途中有视觉的愉悦,有拍得美景的兴奋,有路途的辛劳,也有上当的不快。这次从深圳至海口带着单车乘汽车,是一次奇特、记忆深刻的经历。

  与老婆、表弟3人乘车到海南,再骑单车作环岛游,是2008年9月初一次饭后的约定,10月我们开始准备,11月下旬一切就绪。临出发前一天,表弟向东突然打来电话,他语调略显沉重,说他女儿刚从中山打来电话告诫我们:“因全球经济衰退、沿海企业大批倒闭,失业人员骤增等原因,广东治安很乱,坑、蒙、拐、骗、抢事件时有发生,最好别来,否则后果堪忧!如无法更改,请牢记如下几点:不能单独行动,不能夜晚外出,不能进入冷清街道,不能接近热闹场所……”票已付款预购,单车已办好了托运,后路已被断绝,我们只能壮胆出行。

(原创)惊游记 - 高山长风 - 亚夫旅游摄影博客

                                                 (作者和表弟汪向东在深圳仙湖植物园)

   坐卧铺到了广州,仿佛从严冬重回初夏,扒下的冬装成了随身的累赘,这自然也成为外来人员的显著标志,我们上升为最易被侵害的目标。为了减少被袭的几率,于是改变在广州逗留两天的初衷,决定不出车站而转乘直达深圳的动车。

   定居深圳十年的表姐夫乘车1小时,执意要来接站。见面问询得知一切平安后他就道贺,为我们乘火车没被窃庆幸。他说他如今外出只乘飞机,坐火车治安无保障,他几乎每次在火车上都被扒窃,一次还被偷得身无分文,连乘公交车的钱都没有,很是狼狈。他也一再告诫深圳治安大不如前,要倍加警惕。在深圳呆了3天,每次出门,“熟知险情”的表姐夫都作我们的全程陪护。此地既令人不安,我们决意逃离,直奔这次的目的地——海南岛。

(原创)惊游记 - 高山长风 - 亚夫旅游摄影博客

                                                   (深圳罗湖是我们那晚乘车的起点)

   谁知一打听,曾几何时,深圳到海口轮船已取消。我们于是采用第二方案,到珠海后再转乘轮船到海口,电话问询下来,也因无航班而搁浅,只剩汽车可直达海口了。到汽车站询问,车有几班,600多公里的票价255元,虽比成都到九寨沟500余公里145元的票价高了不少,还算可以接受。但托运单车要按每立方720元的收费标准计算,每辆车要收费约400元。计算方法是:前后轮的外缘为长度,车把手的两端为宽度。连办货运的小姐都觉得这“文明抢窃”的动机太明显,劝我们到海口买车算了。我们不敢接招高昂的托运费,决定“曲线前行”,改乘动车返回广州再转海口。

   常说屋漏又遭连绵雨,我们这烂船就偏遇打头风。从住地骑行1个多小时到了车站才知:用火车托运一辆单车到海口收费也要80元,比来时成都托运深圳还贵。深圳到海口的路程虽只是成都到上海距离的三分之一弱,而托运费却是成都到上海的两倍;而且,成都到上海是人到车到,深圳到海口车却要“至少晚一星期后才能到达”。如醍醐灌顶,我终于明白,所谓特区:就是可以特定价格、条规,最大限度榨取利润的地区。 

(原创)惊游记 - 高山长风 - 亚夫旅游摄影博客

                                                    (带卧铺的大巴外貌)

  所有的计划被特区的“特价”打乱,搞得我们焦头烂额。天黑之际,遇到一个“热情”的打包工,他自告奋勇地带我这3人组的“外勤”七弯八拐找到了一个小店。店主声称,晚上9点半有直达海口的大巴车,能搭乘单车和人。细问之下得知单车的托运费只有车站的十分之一,有点喜出望外,但车票多了35元,每人290元,解释是宽敞的豪华进口卧铺大巴。事后才知:没有免费的午餐,热情也需埋单。有黑车之嫌,有巧取之意,但无车站“明抢”之惧,也祈愿没有老婆担心的生命财产之忧。日西沉,人心慌,无路可走的我们决定冒险乘此车。

   交了全部费用后,老板随手开了一张白条,上面写明了金额和车的起始点,连章都未盖。这条管用吗?万一车老板不认账这凭证形同白纸啊?而老板说:他们的车票从来就是这样的,并再三说肯定没问题,这店开在这里证件齐全,又不会搬家。我仔细看了店里的证件,全是有关快递业务的,更肯定了小店代售车票的车是无线路的黑车。管它的,慌不择路,只能如此了,是麦城也得走啊。

(原创)惊游记 - 高山长风 - 亚夫旅游摄影博客

                                                                   (卧铺大巴内部)

   离约定的上车时间还早,把肚子解决了再说。我们在火车站附近找到一家规模、卫生还不错的快餐店,进去要了3碗最便宜的面条,每碗16元。快餐店不负“快餐”2字,面条几分钟就端了上来,一吃才发现是方便面,质量远不如超市卖的3元一碗的“康师傅”桶装面。事后得知,这是0.5元一块的散装方便面,但一进店里,价格就陡涨30倍。虽是明码标价,但不知就里,还是感觉有点上当的不快。

  有了方便面带来的警示,心更忐忑,早早去快递店等候。深圳的天黑得比四川早,好不容易熬到到了店主说的9点半,不见车的一点影子。我的心更慌乱,但强作镇静,以免让外出不多的老婆与表弟恐慌。俗话说度日如年,我当时真有那种感觉,后悔不该贸然来此,心里祈祷但愿不会上当受骗,也在盘算上不了车在哪个地方找一个栖身之处。时间一分一秒过去,挨到10点,终于被一老头带着我们步行200多米来到一个昏暗的路旁,看到了一辆大巴车。

(原创)惊游记 - 高山长风 - 亚夫旅游摄影博客

                                                (过道还没有安置人的大巴内部)

 我们在车主的指导下,费力地在车底部的行李厢安置好单车后,上了大巴,随意坐在卧铺上,如释重负。心想:可以安心地睡到海口了。谁知不久,车老板就叫我们起来,说我们3人是加铺,只能睡在过道上。此车一排有3个位置,两边靠窗各一个,正中间一个,分上下两层,两边各有一个勉强能容人侧身通过的过道。该车宽仅2.46米,平均一人不足50厘米,而过道比“正铺”还窄,约40厘米。过道是用来过路的,能睡吗?那其他人如何通过?我们已明白上当,马上据理力争,还扬言要举报。“川普”(四川普通话)和粤语论战一番,最终争得一个“正铺”。抱着在外不惹事,尽量息事宁人的态度,我们默认了这无奈的现实,把那个“正铺”安排给了有点肥胖的表弟向东 。 

   当我把车主发给我薄薄的垫子铺在过道和衣躺下后,才知此过道比看起来的还要窄,躺下后整个身子被两边“正铺”边缘5~6寸高的不锈钢护栏紧紧镶嵌住,左右再无空隙。我和右边的胖老头和左边的一位年轻女子真是亲密无间了。可以毫不夸张地说,两口子在床上的距离(除特殊情况)都没有这么近。我现在不仅正确理解、也实际体验了店主口中“进口”大巴的“宽敞”了。

(原创)惊游记 - 高山长风 - 亚夫旅游摄影博客

                                                     (空间非常狭窄的汽车卧铺大巴)

   沿途陆续有人上车,男人或女人个个从我的头顶跨过,我和睡在过道的所有人根本无法起身避让来人,只能闭眼自欺欺人地默默忍受过往男女的“胯下之辱”。而路过的乘客也很无辜、无奈,因为几乎没有插脚的地方,只能手拉住上铺的护栏,脚踩下铺的护栏,(而护栏又常常被乘客的身子掩埋,)两腿张开,象耍杂技一样,从我们身上、头上跨过去。

  晚上11点过,乘客已把车挤得满满当当。我数了数,一个只能够卧躺40人的车,挤了50多人。车内渐渐安静下来,心想这下可以入睡了,谁知躺在硬地板上的背酸痛起来,一翻身,和邻座老头的的脸近在咫“寸”;翻过来,觉得和年轻女乘客的关系更显“亲密”。仔细一看,原来在仅能容1人的铺里,还睡了一个小女孩,这女子是侧身搂着爱女的,有部分身体自然“超越”到我的地盘来了。看来,“我的地盘我做主”,不过是句广告语,我不宽的地盘自己也做不了主啊!这时才倍感“距离产生美”的正确。 

(原创)惊游记 - 高山长风 - 亚夫旅游摄影博客

                                            (一旦挤满的人,要想移动一下就非常困难了。)

   还未解决好背的酸痛问题,蜷曲已久的双腿又开始麻木了,刚朝前伸直一点,已抵在别人头顶,好在那人已睡着,没提出强烈抗议。而我的头顶是老婆没有洗有点臭味的汗脚,也没有伸展余地。我算是身材适中之人,小时曾羡慕过篮球队员的身高,此时才庆幸幻想未能成真,不然连站起的可能都没有。

  为啥别人双腿没麻木呢?仔细一看,才发现“正铺”头部位置是隆起的,空的下面是后一位乘客放脚的位置。我先是暗自佩服设计的巧妙,仔细研究后竟对设计者肃然起敬了——能用三分之二的长度而装下整个人,这是可等的智慧!何等的天才!进而也怀疑这车是否象店主说的是“进口车”了,理由有二:1.老外不具备这种聪明;2.外国人高大的身子根本容纳不下。

   既然我的脚没有向前延伸的空间,那就向上发展吧?刚翘起二郎腿,就看见右前的那个中年胖女人举起了高跟鞋似乎在警示,我虽只能看见她的后脑,恍惚也目睹到了她那张肥脸上杏眼圆睁的愤怒。赶紧把脚放下,心里直悔:早知被压榨的滋味有如此难受,我宁愿骑行这600公里。继而幻想:此时有人让我在棺材和过道作选择该多好啊!那我肯定会毫不犹豫地选择睡在棺材里…… 

(原创)惊游记 - 高山长风 - 亚夫旅游摄影博客

                                                             (街边通宵点的早餐)

  当我在过道感觉快被压榨成肉饼时,看见表弟向东睡在上层“宽敞”的“正铺”上,不仅羡慕,而且嫉妒了。而他事后也说他那时也正在觊觎我的过道,因为没有颠下的危险,能安享“平稳”。人啊,总是羡慕未得到的,忽视已拥有的。如同胀饿的双方都想对调,冷和热的人皆想互换身份。

  无法入睡,肾功不全的我膀胱又膨胀了起来,好在这种长途汽车置有厕所,且在离我不远的另一侧过道的旁边。要从过道耍杂技一样地绕过去起码要10分钟,还要耗费不少体力,晚餐的方便面估计要损失三分之一。我研究了一下,右边老头铺位的脚部有一些空间,我决定由此钻过去。铺位的腰下部分高约1米,一个普通身高的人坐着几乎要顶着头顶,与火车硬卧的中、上铺高度差不多。那胖老头的行李放在他的脚下,双脚翘在行李上,把仅有的空间占去不少,而我必须从他的双脚上钻过去。我虽自认为体力还行,但钻过去是项细活,得加倍小心。凭着灵巧,没有弄醒老头,我象狗一样成功地来回穿越了狭小的空间,解决了燃眉之急。只是老头那双臭脚,在穿越时几乎贴着我的鼻子,至今一想起还有点反胃。

  回到过道睡下不久,背又不舒服起来,我感觉那晚的夜比往日更加漫长,数再多的羊也盼不到天亮……终于,极度的疲惫压倒了痛苦,迷糊了不知多久,有人下车了,我被扰醒,再也不能入睡。于是,蠢蠢欲动,打起“正铺”的主意来。正觊觎间,下车的人就多了起来,心中窃喜,刚把疲惫的身子搬到一个“宽敞很多”的“正铺”上半个小时,车老板就扯开嗓子喊:“湛江到了,所有的人都下车。”我看了一下时间,才4点,外面漆黑一片。

(原创)惊游记 - 高山长风 - 亚夫旅游摄影博客

                                                                       (作者在海南岛)

  心中一惊:老婆一再说要上当的话虽来迟了一些还是兑现了。“我们买的是到海口的票,怎么半途就把我们撂下?”我们给车老板论理。车老板说:“先下来,有车把你们送到海口的。”我们疑是托词,但无法,车不走了,只得下来。一会儿,车老板叫来了一个30来岁的男子,说是他送我们去海口。我知此时我为鱼肉,对方是刀俎,只能任其宰割了。我记下了大巴车的牌照,心想:人生地不熟,硬来只能吃眼前亏,恐怕只能事后用举报来出这口恶气了。

  那男子开来的是一辆出租小车,我心想;未必3辆单车在一个小车的后背厢里能装下?这明明是调虎离山之计嘛?但在叫天天不应的凌晨,且是没有一个熟人的异地,只能装傻看对方表演了。那男子叫我们举起单车配合他,经反复折腾,他真把3辆车装下了,只是单车胡乱地重叠,有一半都悬在外面,后背箱像一张吃人的大嘴,龇着龅牙高高地翘起上嘴唇。“对方玩的是再收一次钱的把戏吧?出租车的费用比大车不知会高出多少倍?”明知狼吃小羊是如何都能找到理由的,我们还是抱着侥幸心理,但反复声明:“我们买的是到海口的车票,已付了全款。”对方懒懒地回答:“知道”,他的语意显然有“你是付给他的,没付给我”的含义。不久,那男子叫我们3人上车,看样子要启程了,谁知车主捣鼓了一阵又下去了,再不见踪影。时隔半小时,一个中年女人过来,她劝说我们再给80元钱好提前走,“不然还要等不知多少时间,一直等到前面那个空位有人为止”。 

(原创)惊游记 - 高山长风 - 亚夫旅游摄影博客

                                                             (作者骑行在海边)

  这巧诈一招未曾想到,我们再次声明我们付了全程票款的,不再理她。只能等待了,反正时间还早,天黑出行我们还不放心呢。虽然那大巴车主临走时把他的手机告诉了我,当时拨打也有响应,还说有事就找他。“肯定是大车和小车联手演的双簧,这手机也是装的专门用来对付我们的临时电话卡,这种卡不用身份证在哪里都能买到。”表弟越想越可疑,他分析给我们听后,我们更觉得可怕。我叫表弟记下出租小车牌照,举报多个线索也好。                             

  趁一时半会走不了,我们决定在路边的通宵小店把肚子填饱再说。先问价,这是在外吃饭购物的必要程序,得知稀粥1元一小碗,价钱公道;咸鸭蛋1.5元1个,合理。但吃时才知道这粥是用剩干饭加白水煮的,饭和水严重分离,估计稀饭卖不完有利于再把水去掉再做成干饭;吃咸鸭蛋时才明白这蛋是为高血压病人特配的,没有一点咸味。在外时时会遇上骗局,这种小当我们已视为正常,饭后平和地付了餐费。

(原创)惊游记 - 高山长风 - 亚夫旅游摄影博客

                                                               (作者在海南岛)

  一会儿,那女的又来游说我们给点钱好早走,她已把价格从80元降为50元。她不知我们已打听好过琼州海峡最早一班轮渡是8点半的,从湛江到渡口,只需两个小时的车程,此时才4点过,我们胸有成竹,有时间和车主耗。

   6点,天渐渐亮了,但街头冷清,行人很少。车主不知从哪个旮旯里真找来一位乘车的老头,车终于启动,只剩到点后的车费问题了。管它的,过一关是一关,那时论理的环境总比现在好。

  车出湛江不久,清明的天渐渐起了雾,且越来越大,最后能见度只有20多米了。路边的房屋稀疏破败,道路凹凸坑洼,小车颠簸不已。表弟用四川话小声说:“穷山恶水出强人”,这句古训又使我刚放下的心悬了起来。我自知没有江姐的坚强,但身上的现金不多,大不了搜出卡来把密码告诉劫匪算了。我已做好了损失几千元的心理装备。可我的尼康D200相机和两只镜头,那可是我的命啊!后果不堪设想……

(原创)惊游记 - 高山长风 - 亚夫旅游摄影博客

                                  (左边是表弟向东与他的子女,右边是作者夫妇俩)

  车走了两个半小时,我们在车上也不安了两个半小时,终于到了渡口海安镇,到了一个看起来很破败的港口,这是琼州海峡到海口距离最近的港口。一看时间是8点50分,已错过了头班轮渡,倒霉!下一班轮渡必须再等1个半小时。下车后,车主径直走到我面前,估计他要向我索要车费了,他在兜里掏东西,是发票吧?岂曾料想,他掏出120元钱,然后递给我,叫我去买轮渡票。这是大巴车主事前当着我们的面给他的,因当时天黑灯暗,没看清给的多少。

 “单车还要单独缴费吗?”“不用,3张票只需120元。”售票员回答。我的心释然了,一夜的无眠、受累、受苦,被转卖的折腾,一路的担忧等等,此刻都烟消云散,都转化成了感激。就像“文革”中被冤入狱多年的“罪犯”,释放时不仅不要一分钱的赔偿,还感激涕零地振臂高呼“毛主席万岁!共产党英明!”一样。我们当时也发自内心地把所有的感激之情统统表达在的士车主一人身上,连声说:“谢谢!谢谢!”

  旅游的方式多种多样,能给人历练、给人感受、让人留下深刻印象的也算其中一种。这次印象颇深、有惊无险的乘车记,我把它列为其中。

 

  评论这张
 
阅读(2147)| 评论(8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