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亚夫旅游摄影博客

让我伴你走遍海角天涯

 
 
 

日志

 
 
关于我

喜欢摄影的人, 酷爱旅游的人, 经历丰富的人, 爱好广泛的人, 勇于探索的人, 思想独立的人。

网易考拉推荐
GACHA精选

(原创游记)外遇  

2009-10-30 14:23:50|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游记)外遇

(原创游记)外遇 - 高山长风 - 亚夫旅游摄影博客

一说“外遇”,多数人会联想到“第三者”、婚外恋或男女之间的偶发情感。其实“外遇”的原始义是指出门在外所遇到的人、发生的事。今天我讲述的几天前发生在我身上的事情,则上述两种成分兼而有之。

从苏州女儿家小住一月余回四川老家简阳,飞机从无锡机场起飞,晚上8点半着陆成都。成都到简阳还有50余公里路程,当晚只能住宿省府。刚打开手机,就跳出一则短信问候:“你平安到达了吧?台”。虽是陌生号码,但我明白,这是宾馆前台服务员发来的。几天前女儿在携程网上为我们预订了“城市客栈”的房间,地点是蓉城最有特点的宽窄巷子。我也短息回复:“我们刚落地,还未下机,会住在贵店的。”

还在等候行李,又接到同一号码的的问询:“那敢情好,只怕你住不进来唷,你赶得来吗?还需别的服务不?请提前告知,我们好作安排。”当时很忙,我来不及多想,回道:“我们能在1小时内赶到的。请问贵栈具体地址?”回答:“曲径通幽处。请问几位?……”对方的回答虽含糊,却富诗意。

我又回:“谢谢你们周到的服务。我们已上机场大巴,到终点站后打的过来,贵客栈是在哪条街多少号?”回答却牛头不对马嘴:“好滴,恭候你的光临!先生的摄影技术很不错,看了你的博客……”凡看过我博客的人大多认同,我已习以为常,没有理会这赞美,只是再问:“请告诉贵店具体的街道和门牌?”

其实,宽窄巷子我是熟悉的,它是相邻的宽和窄两条小巷的通称,两条小巷的总长约1公里,它最能体现老成都的特点,是成都的一张对外名片。故旅游、摄影者来蓉(成都简称),都喜欢到此,怀着思古之幽情,眼望花格木窗前的红灯笼,用自己的脚悠悠地漫踱发着光亮的青石板......我加入的四川青年摄影家协会,原来就座落于此。但小巷经过重新打造后我未再睹芳容,还是把客栈位置打听具体点好些。不久又接到对方的回复:“大红灯笼高高挂的就是我们家,速来唷。”我对这再次含糊的回答不免有了不满和猜疑。这是给住宿人设障吧?我女儿几天前订下客栈就告诉我,进店后要先到吧台交纳198元现金才能入住。如不去,对方还是会从卡上扣钱的,女儿用她的卡作了担保。“这设障的目的是让我们不能入住而又能收到房费吧?”我想,不排除这种可能。

乘机场大巴到了岷山饭店,这是巴士的终点,我怕去晚了给对方拒绝我们住宿添加借口,心急火燎地打的直奔宽窄巷子。问司机,他也不知道城市客栈位于何处,车到巷口,前面有隔离桩栏着,机动车不能再走,我们只能负重前行了。老婆背负一个比头高、重30斤的庞大旅行包,胸前挎着我的笔记本电脑,我则背着一个更大更重的行头,身侧挎着一个重10余斤体积颇大的相机包,里面装着我的金属机身的尼康D200、大小3只镜头及移动硬盘、数码伴侣等一堆拍照用的附属玩意,手上拉着一个沉甸甸的旅行包(车)。我俩蹒跚地走在有些陌生的小巷上,边走边打听客栈。

(原创游记)外遇 - 高山长风 - 亚夫旅游摄影博客

一执勤的辣妹说:里面好像没有此店,在相反方向步行20分钟的通惠门处倒是有一个。我想不可能吧,既标明是宽窄巷子店,不会离得如此遥远。正踌躇时,一个热心的路人说,前面不远处有个“龙门客栈”,似乎是它的分店。道过谢谢,继续前行,不忘服务小姐短信发来的话,眼睛往红灯笼处瞧。可这满街满巷都是“大红灯笼高高挂”,就是不见“城市客栈”的踪影。且看且行了10余分钟,“龙门客栈”终于进入视线。但门牌上无“城市客栈”字样。管它的,问问再说。在门外卸下越来越沉的行囊,擦擦额上的汗水,我一人前去打听虚实。

结果令人沮丧,服务小伙说,我们要入住的店要再向前行100米,再向左转行200米,再向左……我越听越糊涂,想着还有无尽的路,背着沉重的包,头都大了。小伙倒是很热心,拿起他们店的名片,在街道位置图上面给我画了路线。这下我终于明白:如果我们来时的车不转弯,而沿那个大道再前行1公里就对了;或者我们按那执勤辣妹所说,向来时相反方向步行20分钟也就到了,而现在我们的路线却是南辕北辙。也就是说,我们要绕着宽窄巷子白白走一个大四方形,还不止,因为前面修地铁,还要往返迂回多绕300余米。

在苏州出发时是白天,艳阳高照,我们着短袖单衣,女儿反复告诫:成都晚上气温比苏州低很多,一下飞机切记添加衣服,以免感冒。而我们那时不仅未加,还想再脱,只是不能再脱了。心里急,肩上手中沉,能不冒汗。

我越想越生气,可恶的前台服务小姐,我到了要好好训斥你,戳穿你设障不让我们入住的阴谋,让你把此房再开给别人私下得到的好处吐出来,还要向经理投诉……

负重绕行了半个小时,终于七弯八拐找到了“城市客栈”宽窄巷子店,但奇怪的是店外没有挂一个红灯笼,距离宽窄巷子最近的一条路也有一里之遥,这不是欺骗么?!卸下包袱,我怒气冲冲直扑吧台,指着手机,先追查责问谁是这个号码的主人?一帅一靓两个青头看了直摇头,再三查寻,该店所有人员无此号码。我道出原委,对方耐心解释,并说他们根本不能知道客户号码,只从携程网上知道客人姓名,客人报姓名交现金入住,更不会向预订房间客人发短信。

(原创游记)外遇 - 高山长风 - 亚夫旅游摄影博客

那短信是谁发的?我的手机号码怎么泄露出去的?女儿的卡会不会被盗用?......越想越糊涂,越想越担心。服务人员帮我们把放在地上的一大堆行李用手推车搬进房间,宽敞舒适的环境和卸下的包袱使我平静下来,再逐条研究接到的信息,我恍然大悟:啊!这是应召女郎所为。有几点可以佐证:问我“还需别的服务吗?”“几人?”、“曲径通幽处”、“大红灯笼高高挂”,这分明是在试探我、提醒我、引诱我嘛,怎么开始没有想到呢?这女郎不止是“应召”,而是主动出击。以往在外旅行,住店时常有电话响起,接着一个娇滴滴的女声说要来为你作“按摩”服务。时代进步得真快啊,现在的“女郎”不是等客人入店后再“应召”,而是关注你一路行程了。对以往的“服务”,可以一挂电话了之,而这次的“服务”,却误导我们,使我老俩口负重多跑了半个小时的路。气愤之下,我把网上预订客房时女儿没有看清具体地址的责任一并归罪于她了。那小姐事先以为我是一人,找不地点时会电话和她接洽,再按她的“召唤”,一步步落入她的陷阱。哼,想得美!

安顿下来已经22点半,老婆称累了,刚才也观看了宽窄巷子了,不愿再外出。我平时来省府机会虽多,但大多当天往返,今天不能错过宽窄巷子的夜景,我独自外出拍摄,回来已近午夜。第二天一早我又去拍摄,刚对准一扇古香古色的木门时,手机响起,一看,又是昨晚那个号码发来的短信。这可恶的小姐,我看你还想搞什么花样?翻开,内容是亲切的问候,文笔也流畅,再无诱惑之词。我心想:这小姐也算有水平,知道“生意不成人情在”之理,为下次作好铺垫。我昨晚的气愤早已随摄影消失殆尽,但也不屑再理会她。

回到老家简阳,为各种事务忙了一天,已渐渐淡忘了此事时,又收到同一号码的短信:“高哥,回家了吧?”如今的小姐真够大胆,还敢追到家里来。但转念一想,这称呼如此亲切,是否是我忘记了号码的熟人或朋友?

我的记忆天生不好,对数字、人脸尤其健忘,好在手机有储存人名、号码的功能,使我省了以前翻记事本的麻烦。不过也因此造成连女儿手机号码也说不出的尴尬。这没有标注上姓名的号码是谁的呢?是熟人还是“小姐”的,我被彻底弄糊涂了。

我回了一个试探性的短信:“你这个阶级敌人,误导我,还问我要不要‘其它服务’……”对方回答:“呵呵哥哥,你这么看我啊,我给你安排,你敢吗?”试探不成功,我还是不知道她是何许人也?

我不甘心,顺手从手机中搜出一则用家乡方言土语写就的搞笑短信,给她发了过去,再次试探她到底是谁?“想出游吗?简阳三日游欢迎你!全程有豪华鸡公车(注:一种木制手推车。括号内文字是贴上博客才加的注释)和‘抱鸡婆’(既指孵蛋母鸡也指拖拉机,这里指后者)免费接送,五星级猪圈狗窝居住;还可以免费体验栽秧子、点玉麦(玉米)、铡猪草、拣狗屎等农家活动,或参加爬花果山、邀铁圈(滚铁环)、打蛋子(玩滚珠)、搬盘海(捉螃蟹)、等民俗比赛。现在报名赠送尿桶、扁担、火钳、背篼;休闲活动有斗地主、开火车、抽乌龟、拱猪、干瞪眼儿(都是扑克游戏);我们还特意安排了夜间活动:逮灶鸡子(捉蟋蟀)、照黄鳝(捉鳝鱼)、摸夜螺蛳;还有免费美味夜宵:油炸打屁虫(椿象)、盐煎草鸡、清蒸赖格宝(癞蛤蟆)、红烧推屎爬(屎壳郎);特色小吃:烧红苕(红薯)、搅玉麦靠靠(玉米糊)……欢迎参加!有意者请联系本人。”

谁知对方很快回了一则竭尽嬉笑讥讽的短信:“哈哈,高山长风老师,何时改行拉皮条当窑妈妈了,如此俗气的博文发给我。看来你徒有虚名啊,为你脸红!”我一看也来了气,不管对方是朋友还是陌生人,马上反击:“连短信都看不明白就要乱批人,哪句是拉皮条之语?不过是简阳搞笑的方言土语而已,我最多算一个业余导游,与你的‘还需其它服务吗’的明白引诱相比还差得远。我为你脸红还来不及,你却先倒打一筢了!”

对方庚即回击:“你哪句没有记住,就记住了‘特殊服务’……”但口气和缓了不少。我要作的事很多,不想和对方纠缠,遂不再理会。

第二天一早,一异地朋友来电,话还未说,就是一连串的哈哈,我先是莫名其妙,后从对方邪恶的笑声中听出了异味,原来是这坏人搞的鬼。果然对方道出了他导演的全过程。他本来是想问候我平安到达成都否?谁知手机没电了,就请他女友代问。他女友没有说她是谁,还在末尾误写了一个“台”字,使我误以为是客栈前台服务员的来信,对方将错就错,于是导演了一则悲喜剧。

说是喜剧,引来了旁观者的一串笑声,名正言顺。那悲从何来?原来,他女友接到我发给她的短信时我朋友不在,而她是一个外地女子,不懂简阳土语,以为我借短信骂她是“鸡”,且是“抱鸡婆”,还要“逮”,并要“盐煎”、“油炸”,看了自然很生气,加上我对她“为你脸红还来不及,你却先倒打一耙”的怒斥,她辗转反侧一夜都没有睡好,第二天一早就找头晚关机的朋友诉苦。

朋友一边为他的成功导演高兴得开怀大笑,一边向那误读的女友解释。我却哭笑不得。

这事过去几天了,怒气早已消尽的我事后越想越觉有趣,遂记载于此,也让观者一并分享。(原创游记)外遇 - 高山长风 - 亚夫旅游摄影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2669)| 评论(23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