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亚夫旅游摄影博客

让我伴你走遍海角天涯

 
 
 

日志

 
 
关于我

喜欢摄影的人, 酷爱旅游的人, 经历丰富的人, 爱好广泛的人, 勇于探索的人, 思想独立的人。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新都桥(四)  

2013-02-02 09:45:34|  分类: 风光摄影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坎坷亚丁行(二)

(续前)车一路缓行,下午3点过,我们在一拐弯处避让迎面而来的10轮货车时,只听下面“咚”的一声闷响,车底撞着了一个硬物,明显感到了车身的震动。蔡师傅把车开到路边上,开门俯身一看,直叫不好。我们也下了车,只见车底不断渗漏出黑色的机油,蔡师傅说:“油底壳被撞坏了。”真应了那句古老的俗话,屋漏偏遇连绵雨,在这跑哪一头都要几个小时的鬼地方,难道要我们当山大王,重演前年亚丁历险的一幕?

蔡师傅赶紧从后备箱中拿出一个塑料盆,接住如注的机油,待再无油滴时,叫我们一起把车推到路边一个浇筑桥梁的稍宽空地上。在他的指挥下,我们从四处搬来石头,他拿出车后的几块方木,一边发动车一边让我们用力把车推到方木和石头铺就的高台上,然后用千金顶高车的一侧,把一张纸板往车下一塞,就爬进去仰面躺下修理起来。

今年暮春到贵州采风时也是租用蔡师傅的车,也曾遇到油底壳被撞漏油的窘境,当时开车的是另一位师傅,根本没有准备,眼看机油漏完而只能电话求助。我们在路边无聊了一个多时辰,只好搭乘顺路车到前一站等待。司机把底壳卸下搭乘其他车到几十里远的地方焊接好后,再回来安装,机油费、焊接费和车费共花了几百元,还耽误了我们大半天时间。那时路上跑的车多,搭车也较为方便,如果换为今天这前不挨村后不靠店的绝境,后果真不敢想象。很庆幸蔡师傅吸取了前次的教训,这次走时带有一个备用的油底壳。

高原的气候多变,阳光下穿一件衬衣还嫌热,一到树荫就发凉。待太阳落山,风呼呼地刮了起来,穿上冲锋衣还直啰嗦。蔡师傅一会叫拿扳手,一会要螺钉,一会叫接住卸下的油腻腻的油底壳。我跑上跑下地忙碌着,一心想着早点协助蔡师傅把车修好上路。

早年的我很冲动、急躁,遇到困难常怨天尤人。随着年龄和履历的增长,此时的我已经有了随遇而安的心态:既然遇见了,就坦然接受,想办法解决,天无绝人之路,今天最坏的结果不过在这海拔4000米荒山野岭的车上坐上一晚,在零度的寒夜里挨冻受饿一宿罢了。

下午6点,蔡师傅从车底钻出来时,像油果子掉进了面粉里,从头到脚都糊了一层灰。他把那根撞扁的铜管矫正后说基本搞定,只需安上新的油底壳加上油就行了。搬来备用油底壳,准备在四周涂上防漏剂时,发现已拿出的防漏剂不见了,大家一起上阵寻找,后备箱被翻来覆去找了几遍,沟旁的野草丛被脚踩了又踩,路边厚厚的尘土被扒了又扒,始终没有看见防漏剂包装盒。有同伴怀疑是那个在此修路的老头拿走了,因只有他在这和我们搭过话。想去找他,但工地所有人员都已下班,哪里还有一个人的影子。

我平时找东西都毛手毛脚,今天事关一晚的冻饿,因而特别认真仔细。我再次把有可能存在的地方搜寻了一遍,还是没有。是否漏在了扳倒的司机座椅旁的窟窿里了呢?我搬动司机座椅,一截红色的包装纸露了出来,原来蔡师傅不小心把它压在这里了。搜寻防漏剂的半个小时里,灼人的太阳不知不觉已被大山遮住了脸,风刮得更起劲了,尘土飞扬,天也开始灰暗。

协助蔡师傅把防漏剂涂好,把油底壳螺钉拧紧,再把千金顶放下,方木搬开,只等最后灌上机油就可以重新上路,这意味着我们今夜逃过了一劫。

没有漏斗,蔡师傅叫我们去找替用品,我找来包装糖果的塑料纸,几经实验不行;找来小棍引流,更不行……终于拦车找到了一张较有韧性的铜版纸宣传单,蔡师傅把它卷成喇叭状,叫我仔细握着,我另一只手拿着手电照明,他手端油瓶仔细地倒。在白天的空地把油注进一个食指大的铜管里容易,但在昏黑的傍晚、在一个不大的空间里只能扭曲着身子打着手电把油注进一个弯曲的小管里难度就极其大了。

塑料盆里的油慢慢装进瓶中,再一瓶又一瓶慢慢地注进油管,感觉操作的20多分钟足有半天长。当蔡师傅用游标尺测量后说可以了时,我弯曲的身子想爬起来已经不听使唤,一只裸露在车门外一直被风吹着还有半尺未被裤子遮掩的脚已被冻僵。我把沾满了机油的双手用地上的泥尘搓了搓,顾不得被防漏剂涂花了前胸的冲锋衣和油污的帽子,赶紧去缓解膨胀的膀胱,然后上车。

修车间歇,召开了关系前程安危的“遵义”会议,最终决定:不再前往理塘,而折回改游其它景点。因即使6点车能修好出发,也在子夜才能到达目的地,而在山陡路不平的高海拔夜驾很不安全。再说我们即使安然到达了理塘、亚丁,几天后还会再沿这条艰险的道路返回,再次体验路途的痛苦。我打趣道:知道的痛苦比不知道的痛苦更令人痛苦。事实证明我们的选择是明智的,车全部搞好后时针已指向晚上8点,四周一片漆黑。

在汽车重新发出欢快的轰鸣声中,我们返程了。两个小时后,我们回到了雅江。首先去找安身地点。路灯昏暗路面狭窄的街上,几家旅社已满员,好容易找到一藏家旅店,要价不贵,标间80元。我沿着非常陡峭的木质楼梯爬到3楼查看,一个斗室安了两间窄窄的床,被子短而不洁,除了一个小电视,还有一间约一平方米的厕所兼洗浴室,虽无浴盆,但有热水可洗澡,这是一个诱惑。夜不择宿的我以每人35元的价格立马敲定,看似每人只少了5元,但我们有一位女士需要单间,整体算下来会少百元,而直接让老板少百元是对方打死也不愿意的。我叫大家搬下行李,赶紧洗手吃饭。

刚在寒冷中冻过,才知热饭热汤的暖心可口;刚在尘土中滚过,才知道热水洗澡的安逸畅快。待吃饱喝足,洗完澡躺在有股浓烈牛羊膻气的被窝里时,一股幸福感油然而生,那一晚睡得特别香。

第二天醒来,天已大亮,睁开眼,才看清门后和墙上满是涂鸦,多是住店游客对318国道的不满和抱怨。这条道路的终点通往神秘的西藏首府拉萨,也被大众称为中国最崎岖、最险峻、通行难度最大、也是风景最美的公路。回来后在网上查询得知,大家对雅江至理塘段的评估是“能通行”,一副不屑的姿态,前面竹卡——左贡,通麦——鲁郎段才用“艰难、困苦、危险”来形容。

折回新都桥,再后在丹巴、东拉山都运气不错,遇到了好天和好景,这是另一话题。事后回想,我们在雅江——理塘这段“能通行”的路上,虽沾裹了一衣尘土,涂抹了一身脏累,却抖落了几两脂肪,冷冻了一点畏怯,增添了随和的心态,贴紧了多变的自然。可谓人生图上又多了一方难忘的印记,还有这可直观的图片和可回味的文字,值!

 

(原创)新都桥(四) - 高山长风 - 亚夫旅游摄影博客

 

(原创)新都桥(四) - 高山长风 - 亚夫旅游摄影博客

 

(原创)新都桥(四) - 高山长风 - 亚夫旅游摄影博客

 

(原创)新都桥(四) - 高山长风 - 亚夫旅游摄影博客

 

(原创)新都桥(四) - 高山长风 - 亚夫旅游摄影博客

 

(原创)新都桥(四) - 高山长风 - 亚夫旅游摄影博客

 

(原创)新都桥(四) - 高山长风 - 亚夫旅游摄影博客

 

(原创)新都桥(四) - 高山长风 - 亚夫旅游摄影博客

 

(原创)新都桥(四) - 高山长风 - 亚夫旅游摄影博客

 

(原创)新都桥(四) - 高山长风 - 亚夫旅游摄影博客

 

(原创)新都桥(四) - 高山长风 - 亚夫旅游摄影博客

 

(原创)新都桥(四) - 高山长风 - 亚夫旅游摄影博客

 

(原创)新都桥(四) - 高山长风 - 亚夫旅游摄影博客

 

(原创)新都桥(四) - 高山长风 - 亚夫旅游摄影博客

 

(原创)新都桥(四) - 高山长风 - 亚夫旅游摄影博客

 

(原创)新都桥(四) - 高山长风 - 亚夫旅游摄影博客

 

(原创)新都桥(四) - 高山长风 - 亚夫旅游摄影博客

 

(原创)新都桥(四) - 高山长风 - 亚夫旅游摄影博客

 

(原创)新都桥(四) - 高山长风 - 亚夫旅游摄影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4412)| 评论(2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