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亚夫旅游摄影博客

让我伴你走遍海角天涯

 
 
 

日志

 
 
关于我

喜欢摄影的人, 酷爱旅游的人, 经历丰富的人, 爱好广泛的人, 勇于探索的人, 思想独立的人。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称霸世界的昆虫72——你从未见过的大师   

2017-06-22 11:55:53|  分类: 动物植物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你从未见过的大师

人类自诩为最有智慧最能自保的高等动物,但如果说起伪装,人类现在也还要向很多低等动物学习。今天我不说乌贼、变色龙、竹节虫、枯叶蝶这些人们耳熟能详的伪装大师,我只介绍两种大家都不熟悉的昆虫,一只是鳞翅目的蛾类,一只则似毛翅目,也像鳞翅目。虽然这两只昆虫都是十多年前拍摄的,至今也不知道它们的名字,我的直觉在告诉我,说不定是至今未发现命名的新种。

(原创)称霸世界的昆虫72——你从未见过的大师 - 高山长风 - 亚夫旅游摄影博客

                                            (怎么看,这都是一片名副其实卷曲的“枯叶”。) 

那是2006年夏天,我与很多朋友在崇州九龙沟避暑。九龙沟属龙门山脉,离青城山只有几十公里。这里山清水秀,草木繁茂,气温比成都要低好几度,是避暑的好地方,也是众多的昆虫聚集之地。我当时手握一只用6000多元新买不久的柯尼卡美能达相机来到了这里。每天除了和大家登山漫步,其余更多的时间就是拍照。风景区中几个显眼的景点很快就被过滤了几道,漫长的两个月暑期里,我把镜头对准了随时随地可见的昆虫。

柯尼卡美能达现在看来属非常低端的相机,仅比卡片机好一些,我已弃之不用多年,先用尼康D200替代它,再换成尼康D800,再后又换成尼康D810。微距镜头也从腾龙90换成尼康105。不过这款相机在当时还算过得去,是连体机中档次最高的,相当于现在的微单。它的设计原理与防抖动能,对微距拍摄特别管用,拍摄效果甚至超过了未能熟练掌握普通单反的不少人。

那天,我与二姐和几个同伴出了门,目标是几里远的一座古庙。手里不忘握着那款小巧玲珑须臾不离的相机。中国的寺庙几乎千篇一律,除了几重大殿就是释迦牟尼、观音、四大天王的造像等。我只拍摄了门前的几组难得一见的花草,休息了一会,就和大家返程了。

选择羊肠小道下山,我下意识地四处搜索,看周边有没有可入镜的昆虫或花草,这几乎已成为一种习惯,即使现在我手中没有相机,也爱把眼光投向经过的植物。我时而停下来对准一只蚂蚱,时而追逐一只蝴蝶。一株两尺多高的野草上的一点褐色引起了我的注意,走近一看,原来是一片卷曲的枯叶。我放过它,继续向前搜索。突然走在我身后的二姐小声而惊喜地叫我快回来。二姐是我最好的助手,她14岁参加工作就在照相馆,与相机结伴了几十年,她曾担任过我市摄影协会的主席,虽现在眼睛畏光,对电脑不熟悉的她不再摸数码相机,但对美的追求热情不减,时常指出我摄影的不足,也一直是为我寻找昆虫的志愿者。我走回去顺着她手指的方向一看,那不是我放过的那片枯叶吗?只是现在观看的角度变了,“枯叶”的形状也有了变化。再近些,终于看清了这是一只蛾,一只酷似一片枯叶的蛾。

但凡会伪装的昆虫都不爱动,而鲜艳醒目的昆虫都不停地折腾。这位高明的伪装大师,不仅欺骗了我专事搜索的“毒”眼,也一度蒙蔽了二姐的眼睛。二姐事后说:“我也当它是一片枯叶,只是走过后一想,不对啊,盛夏哪来的枯叶?于是再转身用手中的小扇子一扇,那“枯叶”动了,不是被扇下的飘落,而是展翅飞向了另一片绿叶。于是,二姐惊喜地把我叫回来。我从各个角度,把这只蛾子都拍摄了一遍,才喜滋滋地回到农家乐住地。

另一只好似毛翅目昆虫的发现说起来也很戏剧:8月初的一天,我6点起来拿起相机就跑向我们住地的院坝。这是我到此半月后发现的一个拍摄点,一个事半功倍的摄影棚。院坝一角有一盏夜晚一直亮着的灯,是这家设施简陋的农家乐为客人半夜起来上厕所而设置的。不少昆虫都有一个特点——趋光性。光刺激干扰了昆虫的正常活动,灯光会吸引以蛾子为主的不少昆虫飞来,飞累了就会贴在附近的物体或墙壁上,天渐渐亮后才逐渐散去。于是我一早起来,趁这些昆虫还没有飞走之前就去拍摄,虽然以墙壁为背景的画面没有昆虫在自然状态下美,但总比没有强,何况半个小时的成果要比以前几天搜寻的品种还多。

那天早上,我起床后拿起相机,对着墙壁先拍摄那些稀奇没有看见过或不常见的,再拍摄虽以前拍过,但形态没有现在好的。有些昆虫停的位置很高,我还要搬来凳子作辅助工具。半过多小时候后,我要收工时,看见一只夜蛾颜色绿中泛黄与众不同,虽然我以前拍过类似的,还是打算把这只再记录下来。我选择了一个最能表现它颜色的角度,只是一截约寸长的枯枝好像被蛛网粘住在它旁边有点破坏画面。

这枯枝不知是那个树种的,表面白灰与黑灰间杂,一些地方还有不规则的黄白色霉斑,枯枝的一头中间已经霉烂发黑,另一头成了中空,只有边沿还残留一圈褐色的霉烂后的斑痕。我打算把它拂去好拍摄夜蛾,手指刚触碰到,这枯枝动了一下,移动了一点位置又稳稳地贴在墙上。这蛛网还粘得挺牢的,我心想。又伸出手指去拂,这枯枝又移动了一下。奇了怪了,还有会动的枯枝。我再用手去触碰,它又移动了一下。我再仔细一瞧,天哪!这枯枝原来是一只有翅膀会飞翔的昆虫,只是它停在那里的外形,太像一截枯枝了,甚而比枯枝还枯枝。它贴在墙壁上一动不动,身上的颜色与环境融为一体,这是昆虫自保的本能,不知它们用什么方法,总能找到要么颜色、要么花纹与背景相似的停歇之地。

(原创)称霸世界的昆虫72——你从未见过的大师 - 高山长风 - 亚夫旅游摄影博客

                      (纵有丰富的想象,这霉烂的“枯枝”也难以和动物联系在一起。)


为了突出这只昆虫,我把扑腾了一夜已筋疲力尽的它从墙上小心地刮在一张塑料布上拍摄,塑料布与它反差太小,我又把它移到一片绿色的芋叶上。当时只沉浸在发现的兴奋中,一心想留下突出主体的影像。现在看来实在是愚蠢至极,如果保持它停歇的原始状态更能让人们看见它的自然选择,为研究它的生物学家提供真实的生存环境。我这种自以为是的聪明之举,犹如上世纪50年代末举国上下的“除四害”、肆意伐木“大炼钢铁”,让人贻笑大方。不导演、不摆拍成了我如今的拍摄原则。

一晃十余年过去了,今天才贴出这几张照片,摆出这段故事,旨在告诉人们:一只只看似没有思维低等动物的昆虫,为了自保生存,竟演绎出了如此完美的伪装术,这才是真正的大师,人们没有见过的令人叹服的大师!

提示:关于昆虫趋光性机制的假说较多其中报道较多的是光干扰假说,光定向行为假说和生物天线假说现在较为普遍接受的是前两者光干扰假说是指刺眼作用干扰昆虫的正常活动导致趋光而光定向行为假说则指昆虫趋光是由于光定向行为所致

 (原创)称霸世界的昆虫72——你从未见过的大师 - 高山长风 - 亚夫旅游摄影博客

                                                     (这个角度看起来这东西有些非驴非马了。) 

(原创)称霸世界的昆虫72——你从未见过的大师 - 高山长风 - 亚夫旅游摄影博客
                                               (只有在这个角度才知道它不是一片枯叶,而是一只蛾子。) 

(原创)称霸世界的昆虫72——你从未见过的大师 - 高山长风 - 亚夫旅游摄影博客
   枯枝的一头中间已经霉烂发黑,另一头中空,边沿还残留一圈霉烂后的褐色斑痕,这才是伪装大师。) 

(原创)称霸世界的昆虫72——你从未见过的大师 - 高山长风 - 亚夫旅游摄影博客
                                                表面白灰与黑灰间杂,酷似一段枯枝。
 
(原创)称霸世界的昆虫72——你从未见过的大师 - 高山长风 - 亚夫旅游摄影博客
                                             一些地方还有不规则的黄白色霉斑。
  评论这张
 
阅读(1109)|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